半月镜

本命三日月,不吃相关耽美cp,同担拒否
日常自带八倍滤镜花式吹爷吹爷吹爷!
常混迹刀男,全职,原耽,吃腐但不擅长产腐
大二狗一只
真 · 咸鱼党

静默

边城诗社:

文/偏居一隅


我带你逃离厮杀的战场,


于悲鸣中抛弃信仰,


长满枝桠的树藏起笔挺的躯干,


在风雨交加的深夜,


屹立在无人的山岗,


如果迷雾散去,


子弹穿肠,


我会无视你持枪的手和失望的眼眸,


哪怕它曾抚慰我的肩膀。

黑色的太阳正在赶赴刑场

边城诗社:

文/鬼子


 


黑色的太阳正在赶赴刑场


从很久以前开始


当光芒被谎言的利剑一缕缕斫落


失了光的日犹未心甘


血,溅满大地四下流淌


眼泪盛在月亮的圆盘中


四季,当忍无可忍


泛滥的愤怒,扬起浊浪滔天


无论如何咆哮,得意者依然得意


悲哀者依然悲哀


人世间的苦难,黑太阳


如何拯救被奴役人们的命运


英雄被钉死在喜马拉雅山上


残缺不全,孤独黯殇


 


雪山凝结了泪,风马旗


被残忍地撕裂在冬季的风中


与黑太阳对峙


枯朽手指依然保持着剑一样的锋芒


天葬台上已经死去的人去往天外以远


灵魂与黑太阳融合


一声声声嘶力竭的呼喊啊


盘旋于刽子手头颅之上


黑太阳慷慨赴死


这是白天,它的子民还是麻木歌唱


 


幡然想起,黑太阳


活着,就只生存那一瞬的光


死去,就只留存那一瞬的光


此刻,黑太阳正赶赴刑场


 


      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晚上

减字木兰花

边城诗社:

文\荼折


薛笺墨浅、字字绾花和梦遣。翠上眉山,剪下离愁棹远帆。




鸳鸯缀锦,一夜相思渲泪枕。露减春台,半湖青莲倚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