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镜

其实经常被安利导致涉猎甚广不精
主刀男,全职,原耽
大一狗一只
真 · 咸鱼党

阿松半之:

从创作的角度来说,一个完美的人生活太无趣了。你能想象从前有个人,他或她出生在殷实的家庭,父母恩爱,家庭和睦,父亲成熟睿智独当一面,母亲慈爱和善百般呵护,每个礼拜天全家人要一起出去过周末,而他(她)从小学习优异,长相可爱,招人喜欢。他有父亲的睿智,又有母亲的善良,每一个见了的人都觉得他有教养。长大以后如愿考上了一流的大学,遇到了一位漂亮有内涵,并且纯真的姑娘(一位英俊有修养的绅士),重要的是他们非常相爱。之后毕业,找到一份好工作,有丰厚的薪水和很好的前景,并且没有很多压力。工作几年后,他们结婚,然后过上了他(她)父母那样的生活。你能想象出这么无趣的生活吗?打完这串字我就已经不耐烦了。


当然,每一个人都想要成为这样的人,想要拥有这样的庸俗生活,幸福生活的真相就是庸俗。只是没人爱听这种故事,因为这种生活每个人都想得到,也只有爱幻想的小女生会喜欢听,只要你制造这么一个人,然后再把她们放到女朋友的位置上去就行了。


比之一个完美的好人,混蛋、市井之徒、屌丝、明星、暴君、狂徒、市侩小人......一切生活不如意的家伙、一切与众不同的家伙,总是显得有趣一些。他们是戏剧化的来源,是故事之所以好看的始作俑者。


所以,我尽量让自己保持世俗、恶趣味、流氓的一面,我知道这不太对,但我不打算放下它们。从创作的角度来说,这比较有益,而且我也不是很舍得。不说别的,让我从此不说他妈的就他妈比较难。

评论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