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镜

其实经常被安利导致涉猎甚广不精
主刀男,全职,原耽
大一狗一只
真 · 咸鱼党

白瑜七夕贺文——酒雨归【白瑜,友情向(暂),主受,第三人称,有私设】

【前言:这是送给自家狐白的一篇贺文,希望他不要嫌弃还越来越心悦我这个海军都督(喂。因为这篇是白瑜二人的初遇,还没产生什么别的情感,也就是暂时的友情向(笑),小女子一家之言,唯博君一笑耳】


又是一年盛夏,小荷才露尖尖角。此时的江东战事初歇,周瑜难得清闲一日,便遣走一概侍从独自出府散心。谁知半路天公不作美,雷雨突至。

夏时的天气如同性情不定的小孩儿,晨起还碧天薄云,过了晌午就大雨倾盆。好在这荒郊山脚下有一家客栈,未曾执伞出行的都督便顺势进屋避雨。

谁知,越临近这家客栈便越是嗅到醉人的酒香,原来这不只是一家客栈,更是一家酒馆,名字倒也别致,只“无名”二字题于匾额之上。这酒馆既不似城内的镶金带银,也不如想象中山野茅屋一般简陋,仅两三进珠帘,四五张雕花小几,帘后粉红佳丽琴声悠然,和着前台掌柜的算盘声与三两顾客的低声交谈,也别有一番滋味。

许是这些天的酷暑难耐,酒馆里一眼只见店小二端茶送水的身影。周瑜入店,小二放下手中的活计上前:“这位客官,您是住店还是打尖?”“用膳即可,不知店家可有临窗的雅间?”“这……临窗的天字甲号房已有贵客,不如就坐在此处?倒也敞亮。”说着店小二欲为周瑜准备一楼大堂右后方同样靠窗的位置。见那处也还算清净,想必无人叨扰,周瑜刚要开口应下,从二楼廊间传来一句玉石之声:“这位兄台若不嫌弃,不妨与某共饮一壶好酒。”周瑜抬头,只见廊间那人身着一袭紫袍,腰佩轻剑,眉间笑意满满,若不是头顶两只毛茸茸的兽耳太突兀,活脱脱一个肆意江湖的潇洒侠客。

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周瑜也并未介怀,干脆地应下了这场邀约。

上楼,周瑜正欲聊表谢意,不料看见那人的相貌便有些愣怔。周瑜在这东吴因形貌出众而素有美称,水军都督成名后更是引得各家千金暗许芳心。今日这位侠客面相竟不亚于他,眼梢微挑尽显风流之意,紫瞳掠过周瑜的目光,亦正亦邪之感令周瑜心下防备。

只是一瞬,周瑜便已抱拳以礼相待:“在下多谢兄台美意,不过无功不受禄,这酒钱就由在下结了吧。”听此,那人朗声大笑,道:“无妨无妨,兄台只管结了某打酒的酒钱即可。”见他如此,周瑜也就不再强求,笑着应下了。

雅间内两人相对而坐,那人为周瑜斟上酒,笑问:“在下李白,字太白,不知兄台如何称呼?”周瑜谢过,道:“在下周瑜,字公瑾。”“哦?那白便唤你公瑾可好?”“自然可以,太白兄。”“何来我为长之说?”李白挑眉,但眼中笑意不减。周瑜指指他头顶两只兽耳,也笑道:“瑜见你不似凡人,自然猜到一二。”李白有些好奇:“既然公瑾知我不是凡胎,那想必公瑾也?”“不曾见过我那生父,瑜略会御火凤的雕虫小技,不及太白兄神通。”周瑜说及此,眼中也有些难掩的伤痛,李白心中只道自己说错了话,便也不再多言,与周瑜一番谈天说地,共饮一壶。二人甚是投机,从天下分分合合改名换姓,到长安城内享誉盛名的肆夜亭,无所不谈,斗诗拼词。

窗外雨声稀疏,不觉间已是斜阳炊烟,碧空如洗,草木泥土的芬芳传来,让人心中舒爽。

末了,二人干下最后一杯酒,李白叹道:“前日里还感怀,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今日便遇得公瑾你这般知己,得此幸,白甚喜!”“瑜何尝不是如此!只可惜我常有政务缠身,如今日般畅怀,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想到家中还有几坛天子笑,只好委屈太白兄日后有缘府上一聚了。”“既如此,倒不如白这般清闲。那公瑾府上何处?白不日自来叨扰一番。”二人皆是微醺,心中畅快。惜别许久周瑜才转身打道回府,同李白背向而行。

可放荡不羁的侠客怎耐得住就这般告别,他悄然来到酒馆背后那面画满农家图腾的高墙,运起轻剑,刻下了半首诗,还故意留了一只兽爪印落款。

 

“酒雨归,烟斜云火醉梦违。醉梦违,柳低影重,西月难催。”

 

潇洒离去的李白也未曾料到,自己留下的半首诗半个月后就被周瑜发现。周瑜定睛一看,那落款分明就是一只狐脚印,顿时哭笑不得,也终于知晓那日里和他共饮一壶的是一只千年白狐。

酒逢知己千杯少,就算李白是一只白狐又如何?于是,周瑜操控火凤接了李白这不伦不类的半首诗,同样烙了一只小小的凤凰。

 

“昙华不掩曲中对,谁到空壶花间颓。花间颓,天子一笑,暗香可窥。”

 

至此一别,二人再重逢已是明年中秋,此番暂且不提。再者,因为毁坏公物无法找到另一个罪魁祸首,全由水军都督一人承担赔偿,也暂且不表。

白瑜二人一会,自成一段佳话。


【论想开豪车的老司机把对象吓跑而只能走路的悲伤故事QvQ可我还是这么喜欢我对象】

评论(4)

热度(25)

  1. 画手/写手推广君半月镜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一个每天都有新鲜段子/手绘的主页】喜欢请关注,谢谢*写手和画手们可以关注推广君需要推广时可以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