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镜

其实经常被安利导致涉猎甚广不精
主刀男,全职,原耽
大一狗一只
真 · 咸鱼党

新月·火光·破晓

三日月x女婶   第三人称   婶婶有名字

这是一篇三个月前的练手,写的是两人相遇的开头,婶婶人设什么的还完全没有系统构思过,随性而起。

想写后续可是找不到感觉了,好烦。qwq不过写后续也是20天高考后的事情了。

啊lo主是个中二病晚期患者,婶婶设定不是普通人类,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_(:3」∠)_

oocoocooc

第一次发文,不足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可以接受?

Go☞

☆*☆*☆*☆*☆*☆*☆*☆*☆

    赤尾倚在潮湿阴暗的墙角,睫羽微颤,今夜是搜查的最后一晚,新月如轮,辗过肮脏的大地。
    污水沟的酸腐也无法掩盖苍白的脸色,赤尾忽然一动,不出声色迅速奔进漆黑的窄巷。不多时,三四个黑衣人出现在这里。“又跑了。”领头者几欲泄愤地踩过觅食的老鼠,尖锐的叫声刺人耳膜。“接着找,谅她跑不出这里。”领头者一挥手,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四散开来。
   “哈——哈——”赤尾喘着粗气奋力奔跑,雨中血腥气再难忽略,她只好放慢脚步捂住腰间的伤口,险些腿软。
    十几年来,日复一日,这是她的宿命,牵绊一生的宿命。
    宿命,宿命。
   “噼啪,噼啪。”似是有木柴被火舌舔舐的呻吟。灰月里,一个穿着古怪的年轻男人在前方拨弄火堆,嘴中喃喃。这是哪里?赤尾不禁握紧了腰间的短匕,盯住男人的背影一动不动。
    似是刚回神,男人扭头看到了赤尾,嘴里含笑:“啊,是个小姑娘。”赤尾不动。“似乎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呢,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男人的视线粘在了赤尾腰间的伤口上,手掌上的红色已经干涸。赤尾亦未答话,她默默坐在了男人的对面,远远地缩住身体,像是秋风里摇摇欲坠的枯叶。
    失血的眩晕让人发困,但赤尾不敢入睡,她还没有成功走在下一年的生命线上,她不能睡。
    对面的男人也不再言语,火光照在他金色的眸子里,灼烧了一片黑暗。
    燃烧,燃烧。
    赤尾悄悄往火堆挪了挪,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微弱的光线里腰上的豁口又裂开了,但赤尾动作不停,用口袋里的工具快速包扎。“这个给你。”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赤尾愣愣看着掌心里的药瓶。思索半晌,她接过了药瓶。“谢谢。”一声几不可闻的道谢。
    男人默默看她上药,包扎,眉头也不皱一下,在赤尾整理好衣服后,他扑灭了火堆,递给少女一只手,毫不费劲地把人拉了起来。
   “真的不需要我的帮助吗?”男人披上深蓝的外袍,别上了一把长刀,回头笑着问了第二遍。“谢谢。”赤尾也第二次对男人礼貌地摇了摇头。
    于是就此别过,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男人的药好像真的很有效果,赤尾跑了很久都没有感觉到痛。
    但她的脚也快失去知觉了。
    身后的黑衣人追得很紧,几乎下一秒就要将她吞噬。“哗——”一个不察,赤尾摔倒在一棵树下。百年的老树树荫将月光阻挡在外面,黑暗里,赤尾惊恐的眼睛不再明亮。
   “啊啊,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小姑娘,要不是你带了我的药,爷爷还真难找你啊,哈哈哈。”不远处那个男人又出现了,依旧带着灼烧月亮的笑容。下一秒男人迅速拔刀应战,一点也不像他所谓的“老年人”。
    凛冽的刀光与黑衣人战在一处,静谧的夜里只有金属碰撞的声音回响。
    月色暗淡,西没山峦,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男人斩断了最后一人的头颅。
    男人站在那头,初升的日光将他温柔地包裹住,背光里,他看着赤尾还在黑暗中的身影。
   “你好,我的审神者,三日月宗近在此觐见。”
    阳光洒落,赤尾又看到了那抹金色的微笑。

☆*☆*☆*☆*☆*☆*☆*☆*☆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这篇的灵感来源其实是一篇高考优秀记叙文你信吗?23333后续确实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产出来,再码的时候也发现了很多不足的地方以及逻辑错误之类的?不过我懒癌发作也没有怎么改。

希望你能喜欢!你的喜欢是我最大的动力么么哒~\(≧▽≦)/~

随缘期待下小红心小蓝手_(:3」∠)_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