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镜

本命三日月,不吃相关耽美cp,同担拒否
日常自带八倍滤镜花式吹爷吹爷吹爷!
常混迹刀男,全职,原耽,吃腐但不擅长产腐
大二狗一只
真 · 咸鱼党

如果三日月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三日月x女审

看了喻黄tag下一个太太的文就特别想吹一吹爷爷

我流三日月,希望没有ooc

年更系列【被打

查了平安时代常用的六种熏香,虽然说晴明常用的是黑方【冬季结冰时的清香】,但实在没有概念,就用了初春残梅的微香。

☆*☆*☆*☆*☆*☆*☆*☆*☆

你应当会在大广间清晨的阳光里找到他。肩背没有负上繁复的狩衣,也不似着了甲胄那样耀眼。他就穿着简单的内番服,刚滚过的茶润口而下,吞咽隐藏在浅灰的衣领里,连白玉似的颈也未露分毫。光线柔柔地笼罩着他,那张被时光遗忘的面容也愈发温暖起来。

房间里沉沉袅袅燃着一缕檀香,是你不久前带给他的。本是打趣他平安贵族可有品过中国的舶来品,却不曾想他一直放在心上。只是这大广间着实有些太大,微风轻轻掀起竹帘,这香气便也四散,几不可闻了。

可你却总觉得隐隐约约间整座屋檐下都是香的气味。一会儿是檀,一会儿是梅,一会儿又只是他衣上的皂角。

你明知他内番服上从不做什么过多的点缀,但也可以开口问他。他一定会偏过头来,声线如同冬日初绽的梅,笑意是那跃在梅上的光:

“到我近前来,小姑娘。”

评论(2)

热度(22)